投稿邮箱qlfzxww@126.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点聚焦 » 正文

美玉的背后,是人类贪婪的索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8-01 浏览次数:3100
核心提示:知道和田玉的人,都知道有一条河,叫玉龙喀什河,她的故事,就是和田玉的故事。视频长21分钟,建议wifi下观看。以下为视频文字实
 知道和田玉的人,

都知道有一条河,

叫玉龙喀什河,

她的故事,就是和田玉的故事。

 

视频长21分钟,建议wifi下观看。

 

 

 


 

以下为视频文字实录:

图/网络

 

七月,对于昆仑山脚下的和田来说,阳光开始变得充沛。当炽热的阳光慢慢开始融化昆仑山皑皑的白雪的时候,它山脚下的玉龙喀什河开始躁动、开始喧嚣。位于新疆最南端的和田,玉石称“于阗”,藏语的意思是“产玉的地方”,是丝绸之路南道上的重镇。

 

 

在和田有一条河它源自昆仑,便是玉龙喀什河,河如其名它有如蛟龙出海,一路击破荒芜的戈壁沙漠肥沃了和田绿洲,也诞生了美玉之乡的神话同时造就了新疆玉石之邦的美名。据历史文献记载和出土的文物证明,和田玉据3000多年前就被人类捞采使用并输入中原地区。数千年来玉龙喀什河从未断过采玉人,玉龙喀什河因产出美玉从而使这条河改变了颜色,变幻了质地,沉入无数人的梦中。

 

新疆和田地区工艺美术有限公司程建中总经理回忆说:“小时候,我们就听老人说他们就是这样的捡,到了七八月份洪水下来以后,带着泥沙,每天都是下午到晚上的时候洪水很大,人们都在岸边等候着。就是晚上天不亮那段时间洪水最小,这个时候很多人下河去捡玉捞玉,有的把裤腿褊得很高,有的到浅河区用小耙子捞玉。

 

 

玉龙喀什河的源头在昆仑山,最低海拔5600米,整个山顶几乎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冰层的下面就是珍贵的和田玉原生玉矿,由于地理环境的特殊和田玉原生矿开采难度极大,一般人很难涉足,只有每年七八月份当消融的冰雪化作流水,从山顶汹涌而下的时候流水总会混杂着剥落的原生玉矿从昆仑山顶一路向下,最后在玉龙喀什河下游的低山河床中沉淀堆积。就是这些原生玉石碎块经过流水上万年的磨洗冲刷变成了圆润透白的羊脂籽玉。等到河水渐落,掩藏在卵石中的玉就显露了出来。

 

 

几千年以来,和田玉其实有记载以来和田玉都是作为皇家的贡品,在封建社会以来它属于官、帝王和皇家的专用资源老百姓是不能流通,是由专门的管理人员进行管理和采挖。最初在河边捡拾美玉之后到河水中捞取,继而再从河谷阶地的沙砾中,挖出早期河流中冲积物中的美玉。

 

新中国建国以来实行计划经济,作为出口换外汇的重要产品,国家对玉石工艺品的原料实行了严格的统一购销。和田玉更是如此,从清朝到解放初期是一个空档,在55年以后国家对国外的一些礼品上使用了和田玉,这个时候国家就由国家轻工部下指标成立了玉石矿,由国家来分配在指定的厂家加工然后出口。原新疆和田地区物质收购站站长蒋有儒介绍说:“那个时候和田玉是国家办的,国家收购的,不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私自买卖,因为有的玉石必须交给和田玉石收购站卖给收购站,国家收购站里面有收购的人员来这里进行质量鉴定看属于哪个等级,国家按照那个等级规定的价格进行收购,就是国家统一收购、统一销售、统一分配。

 

 

上世纪九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大潮席卷中国大地。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化,让和田玉开始了在民间的逐步流动,民间收集和田玉的崛起让和田玉真正进入市场,打破了几千年来皇家专贡和国家把控的局面,无价的和田玉有了真正的价格。蒋有儒说:“当时一块和田玉几毛钱一块,有时一个囊就能换一块和田玉,那个时候几毛钱也是不得了的事。”从90年到92年底这个时候有个空档阶段,一方面在管价格也逐步在起,从两百到两千,到两千到一万这样的价格一公斤。到了93年开始价格一下子到了两万三万一公斤,和田玉的价格像井喷一样。程建中认为这是封闭长时间以来和田玉价值和价格属于压抑状态,他认为是价格回归,和田玉的价值每年一翻。

 

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艺术的追求,让人们认识到了玉的美,对自我素养的培育,追求君子比德于玉的境界让玉的魅力绽放,拥有玉并珍藏成了共识。视为珍品的和田玉更是人们追求,旺盛的需求让和田玉的价格一路飙升,也让玉龙喀什河的采挖变得疯狂。因为当地没什么其他资源,农民利用农闲捡几块玉拿去变一点钱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他们挖玉捡玉的目的很单纯不是说对玉的喜好或者什么。现在已经不满足于人工挖玉,大型机械挖掘而且是越来越疯狂和无序。

 

 

疯狂的采挖带来的是和田玉的产量增大,极大的满足了市场需求,但是疯狂的采挖使山洪冲下的玉根本没有形成籽玉的时间,而以前沉积在河床深处的玉也由于这种耗尽资源式的掠夺性开采迅速减少。和田玉面临绝迹,昆仑哺育的玉龙喀什河,塔里木敞开胸怀拥抱的玉龙喀什河拥有者曾经盛产美玉的玉龙喀什河正在消失。

 

七月,又是一个阳光充沛的季节,我们踏实上了去玉龙喀什河寻宝的征程,从和田出发向玉龙喀什河迈进。越野车驶过和田的高山、戈壁、荒漠,经过和田的巴扎,那里依旧喧嚣依旧躁动。

 

 

印象中的玉龙喀什河应该是漂汤在昆仑山下绿色草原上的一条玉带,可是当我们来到它的身边,放眼向玉龙喀什河望去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千疮百孔满目苍凉。这条美丽的河因为盛产和田玉而闻名,正因为这样也让这条河因为人的贪婪而疯狂。我们走在已经分不清是河床还是河岸的玉龙喀什河谷地,看起来这里已经很平静了,只有随处可见的挖掘机告诉你这里曾经疯狂。

 

暮色降临烈日下曾经莽撞的河滩渐渐平静,黑暗也吞噬了曾经的疯狂,玉龙喀什河流经千百年早已宽阔浑浊,暧昧不清什么都暗藏其中,带着随波逐流的本性一直向前,潮汐淹没了往事还有记忆中埋藏在泥沙中的灵动。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临沂信息港 临沂格力空调批发 齐鲁网 央视网 琅琊网 凤凰网 中新网 人民网 正义网 山东省公安厅 临沂公安在线 中国警察网 临沂大众网 新华网 光明网 法制网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广告投放法律顾问联系我们投稿邮箱qlfzxww@126.com

鲁ICP备16009821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5号

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