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qlfzxww@126.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山东新闻 » 正文

年内启动!山东为什么要急着搞垃圾分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25 浏览次数:11700
核心提示:最近几天,居住在上海的山东人,纷纷表示要回家乡看看。除了孩子放暑假的原因之外,就是想在山东最后重温下扔垃圾的简单快乐。毕
         最近几天,居住在上海的山东人,纷纷表示要回家乡看看。除了孩子放暑假的原因之外,就是想在山东最后重温下扔垃圾的简单快乐。

毕竟,就在8日,山东省住建厅在《关于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中表示,今年内山东所有设区市将全面启动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

很快,1亿山东人也要和上海人一样,为你是什么垃圾抓狂了。

但如果你问住在上海的朋友,“你现在垃圾分类拎得清吗。”他会告诉你:“什么拎得清拎不清,没你们想得那么麻烦,无非是多往昆山跑几趟。”

在垃圾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背后,是整个中国日益严峻的“垃圾围城”。草蛇灰线了19年的“垃圾战争”导火索,终于在炎夏的上海被点燃。

相比背水一战的上海,同样展开“垃圾战争”的山东战场,却呈现出复杂的态势:既有省会济南垃圾围城十日的尴尬;也有偏远县乡垃圾分类垂拱而治的融洽。

中国退无可退的“垃圾战争”

当社交媒体上持续多日的垃圾分类段子海啸退去,舆情开始端正态度,审视戏谑之下的真相。

如果再坐视垃圾的阴霾扩散,中国很快就将无法拥有纯净的阳光与空气。

人们翻找出8年多之前,摄影师王久良拍摄的《垃圾围城》纪录片。在下面这张调查地图上,光鲜亮丽的北京城,被400个垃圾场包围,它们组成了北京的“七环”,无声吞下2000余万北京人无休止的欲望,吐出的却是对土壤与水源的破坏。

这就是中国目前垃圾处理的现状,绝大部分以掩埋为主,只有少部分能被回收利用,或者被焚烧。

(济南兴隆街道的珍珠山公园,是山东少有的,以建筑渣土回填修建的休闲公园)

而那些日常丢弃的生活垃圾,又会以什么形式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呢?

可能是吹来的风、喝到的水,是以垃圾为食的猪牛羊生产的肉类奶制品,是在垃圾填埋场上种起来的有机蔬菜水果,甚至是房子、学校下面那块你不知道有没有做过修复的地……

如今,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人口在逐渐增多,每天的垃圾产出量逐年攀升,但寸土寸金的土地,已然让城市周边,没有了垃圾填满的空间。

同时,还有一个在经济周期下式微的行业,进一步加速了垃圾围城的态势。那就是拾荒者的消失。

有数据统计,曾经的北京,存在着30万拾荒大军,每年能捡出价值30亿元的废旧垃圾。甚至形成了“四川人只捡垃圾,不收废品;河南人只收废品,不捡垃圾;江苏人只搞地沟油,半夜进城;河北人不进城,只能在城乡结合部接应。”的废品回收江湖。

然而随着近年来废旧金属,木材,塑料大宗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下跌,废旧垃圾回收的社会自然分工被悄然瓦解。

济南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估算:“济南市废品行业人口高峰期能达到6000到8000人,如今只剩下不到3000人。而且随着收入的锐减,未来五年之内,这个现有的、自发形成的行业就有可能会消失。”

没有了市场规律下的自然助力,焚烧代替填埋已经是大势所趋。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现阶段我们还是应该大力新建垃圾焚烧厂”。

仅今年1-4月,进入中标和签约的垃圾焚烧就有76个,而此前全国生活垃圾焚烧炉数量,也不过900座左右。

(城镇化程度更高,人口更密集的沿海省份,对垃圾焚烧的需求更大)

而想要做到垃圾焚烧时少产生二噁英等有害气体与物质,就必须预先进行垃圾分类,分别处理,而这些预处理工作,目前只能靠市民自己完成。

无声的“垃圾之战”已然笼罩我们每个人了,身处山东的我们,“战场”又是何种态势呢?

山东垃圾分类的开始,竟然不是济南和青岛

当济南、青岛等山东一线城市居民,开始为繁复的垃圾分类惴惴不安时,山东一东一南两个“边陲”小城,却早已是垃圾分类美好生活的“世外桃源”。

2018年暑假,中国海洋大学的一支学生调研队,冒雨来到威海荣成,用他们青春稚嫩的视角,观察了荣成的固废综合处理与应用产业园。

在这里,生活垃圾在被系统分类后,进行5到6天的自然发酵,然后进行焚烧处理,部分残渣用于锻造建筑材料,渗滤液及其浓缩液经过深度处理后,作为产业园生产、绿化用水。

同时,垃圾发酵的沼气送至燃气热电厂,与垃圾焚烧发电厂的余热蒸汽共同用于企业生产,低温循环水用于居民供暖,是国内目前唯一利用生活垃圾焚烧焚烧发电低温循环水供热项目。

在只有67万人的荣成,传统的垃圾“集中混合收集-集中运输-集中处理”模式,已经变为“预先分类——回收中转——分类处理——多方利用”的环保高效模式。

如今,荣成不仅有山东首个以垃圾处理为主题的科普馆,市民的生活垃圾的处理方式,也从地埋式垃圾箱到左右围式垃圾箱再到分类回收垃圾桶,生活环境极大改善。

距离荣成750公里之外,山东最南端的菏泽单县,一个白色小桶,一版“文明钞票”,就让农村的生活垃圾有效实现了明确分类和垃圾减量。

在山东媒体的报道中,单县自2018年施行的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只把农村生活垃圾分为“可沤垃圾”和“不可沤垃圾”。

每家一个白色小桶,用来装“可沤垃圾”,主要是剩饭剩菜、杂草树叶等易腐烂垃圾;三四家一个绿色大桶,用来装“不可沤垃圾”,主要是塑料、玻璃、废弃金属等不易腐烂垃圾。

“可沤垃圾”每天由村保洁员收集后,运至村外固定堆放处进行沤肥返田,“不可沤垃圾”则由保洁公司运至县城垃圾发电厂转化利用。

为鼓励村民主动进行垃圾分类,单县印制了“文明钞票”,发给积极参与垃圾分类、义务打扫卫生的村民。村民可以定期用“文明钞票”兑换洗衣粉、肥皂等日常用品。在这种简单直接的垃圾分类体系下,单县的农村垃圾量减少了约2/3,垃圾实现了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就近化处理。

济南曾经的“十日垃圾围城”,推行10年无果

2015年9月5日,为了向济南市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讨要“污染费”,济阳孙耿镇高家香火村村民堵住了这间济南市唯一的垃圾处理厂的大门。

2千多名村民的冲冠一怒,掀开了600万山东省会济南脆弱的垃圾处理能力。

由于垃圾无处可去,每天4000多吨的生活垃圾,只能堆放在市民家门口,到11日上午,全济南已经积攒了2万多吨生活垃圾。

(济南市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

经过多方协调,围堵垃圾处理厂的村民终于疏散回家,停摆了6天的垃圾处理厂恢复生产,“围城”的垃圾也在一周内被清理完毕。

由此带来的4万吨垃圾围城,却将济南市推行垃圾分类10年无果的尴尬暴露无遗。而省会济南的垃圾处理困境,也是中国大型城市垃圾围城的缩影。

早在2009年,山东省人民政府就印发了《关于加快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的意见》,规划出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的目标任务;还明确了落实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的资金;管理体系,监管措施和领导责任等详尽的6部分内容。

期间的2016年,2017年,山东还落实国家相关城市垃圾分类处理的政策,出台了地方性政策法规。像济南市城管局,还把垃圾分类列为2018年的重点工作。

但就像济南市城管局负责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的无奈评价:

“不仅济南,据我们了解,由于垃圾分类指导思想不统一,没有建立垃圾分类的收运处理体系,无切实可行的分类方式方法,以及居民没有垃圾分类的习惯等原因,早期住建部公布的国内其他试点城市,可以说垃圾分类效果不佳。”

(济南一小区试点厨余垃圾分类收集积分奖励制)

甸柳一居,是位于济南闹市区的成熟社区,2012年,作为山东省垃圾分类的首批试点,这里成为山东施行生活垃圾分类最早也最严格的的区域之一。

该社区的居民崔玉珍,也成为山东最早一批垃圾分类督导员。那时,崔玉珍不仅要每天早起监督市民分类倾倒垃圾,必要时还要亲自上手分拣,很是辛苦。

但公开报道显示“由于垃圾分类后无法处理,且居民分类效果较差,2015年3月分类工作暂停。”不过根据崔玉珍的回忆,当时垃圾分类试点一段时间之后,社区居民的分类标准已经大为提高,但前端的辛苦分类之后,垃圾车来了却又混装运走,让他们的努力成了无用功和笑话,一度引发居民质疑。

缺乏有效引导和监管,垃圾分类的推广迟迟无法铺开;而后端始终无法实现的垃圾分类处理,又让前面的垃圾分类推广努力,劳而无功。

蹉跎10年,济南的垃圾处理仍然原地踏步,甚至再扩建垃圾处理厂,都遥遥无期。

(未来改变济南垃圾传统填埋式处理的焚烧处理厂,还是一片荒地)

2017年,上市公司启迪桑德(000826,SZ)曾中标济南市垃圾处理项目,并宣布投资上百亿元在长清区马山镇建设垃圾焚烧处理厂。只是,由于种种原因,2年多过去,1600多亩规划用地,仍是长满蒿草的荒地,而济南市的生活垃圾,早已突破每天4400吨,远超如今两座垃圾填埋厂的处理上限。

千亿垃圾处理市场,山东机会几何?

100年前,世界是由马匹来运转的。伦敦有约30万匹马维持整个城市的交通。纽约则有大约10万匹马。

马多了,马粪自然也更多了,当时很多大城市陷入“马粪危机”,1894年,《泰晤士报》预测,30年内,纽约曼哈顿的马粪将堆到三楼的窗户,50年后,伦敦会被高达9英尺的马粪淹没。

百年前的欧美马粪危机,如今正变成中国的垃圾危机。

住建部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全国已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全国城市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75万亩。

另有统计数据显示,全国600多座大中城市中,实际有2/3陷入垃圾的包围之中,且有1/4的城市已没有合适场所堆放垃圾。

(中国许多城市,已经是建筑在垃圾上的城市了)

可以说,由上海引领的这场生活垃圾分类战,就是中国城市不被垃圾掩埋的背水一战。

然而,在历史上,解决马粪危机的,是汽车技术革命带来的交通工具更替。那么今天打赢生活垃圾战争,我们又靠什么呢?

华创证券的最新行业报告显示,垃圾的转运、处理和再生资源回收,都是一个拥有巨大技术革新和商业价值的市场。

“定量来看,我们认为垃圾收转装备和服务市场,长期展望有超过400亿的市场;餐厨垃圾处理需求的提升拉动超300亿空间。细分市场如新增餐厨垃圾收转车需求规模望超40亿;同时垃圾分类后中转站、服务点、回收网点等新增建设规模望超过320亿元;而督导、转运等服务在短期有望拉动82亿产值。”

(投资600亿日元的日本大阪垃圾处理厂,成了中国游客和企业家争相访问的景点之一)

在这个总计超过1000亿的垃圾处理产业链中,除了基础的装备制造和人工服务,最有价值和远景的,是利用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处理垃圾。

比如有的企业采取有偿回收的方式,推动居民主动进行垃圾分类,同时通过获取用户数据和销售垃圾处理设备盈利。

还有的企业以回收生活垃圾进行分类处理为业务模式,用市场化的方式解决垃圾分类的督导和服务,同时在废旧物品循环利用方面,扩展更多的空间。

然而,在华创证券看来,真正能在未来千亿垃圾回收行业享受到最大红利的,还是那些具有科技含量的企业。如深耕厨余垃圾多年,在垃圾渗透液处理领域有深厚技术积累的维尔利公司,以及中再资环这样,在工业废水、电解液等危险品垃圾处理上技术先进的企业。

(德国的垃圾处理,也走在世界前列)

这其中,来自济南的蜚蠊餐厨垃圾转化项目,也是垃圾处理中颇具技术含量与新意的一个。

位于济南野生动物园南1公里章丘市餐厨垃圾生物处理中心,是一家开创性利用蟑螂,将餐厨垃圾转化成蛋白饲料的垃圾处理公司。公司内数以千百万计的蟑螂,目前已经能够将章丘全市每天的上百吨餐厨垃圾全部处理。

但除此之外,整个山东在垃圾环保处理上,仍然缺乏提前布局的企业,更鲜有在全国乃至全球领先的技术储备。

坐拥上亿人口的山东,未来一段时间内,在“垃圾战争”的进程中,还将处于配角的地位。

然而,不管主角与配角,“战争”一旦打响,没有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

日本靠一代人的努力,才换来世界上环保水准最高的垃圾焚烧体系。

中国又要需要几代人,才有可能打赢这场“战争”?

当大多数人还在被灵魂质问“到底是什么垃圾”,在微信互相吐槽之时,只有少数人才能从中发现商机,快速抢占“垃圾”创业的风口。这其中,又有多少是山东人呢?

所以,“着急”的山东,当前更加着急的应该是这场已经到来的“垃圾战争”。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临沂信息港 临沂格力空调批发 齐鲁网 央视网 琅琊网 凤凰网 中新网 人民网 正义网 山东省公安厅 临沂公安在线 中国警察网 临沂大众网 新华网 光明网 法制网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广告投放法律顾问联系我们投稿邮箱qlfzxww@126.com

鲁ICP备16009821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5号

111111